ȴʣ ȵ
主页 > 美丽宁波 >

张志厚:把宁波评话传承下去
              Դ 未知 2021-01-11


      夏日的傍晚,在中河街道宋诏桥社区居家养老活动室,居民们围坐一堂。台上,72岁的张志厚即将表演宁波评话。只见他身着一袭长衫,身前的书案上,只有三样东西:一把折扇、一块醒木、一方手帕。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今天我讲宁波评话《小康王与宋诏桥》”醒木一拍,书声缓起,一段久远而动人的故事鲜活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宁波评话为地方曲艺的一种,俗称“讲武书”或“单拍”,相传在宋、元时代就已经盛行。清代道光年间,宁波城区就有供评话艺人演讲的茶馆酒楼数十处。评话出演道具仅需醒木、折扇、手帕各一,没有乐器伴奏,演讲中全凭艺人“说、噱、演、评”的技艺和所掌握的知识面,并集书目中的所有角色于一身,可谓是“一个人在做(讲演)一部大戏(书)”。

      张志厚是象山人,祖辈们都是曲艺人。“但是按照过去三教九流的说法,说书的和戏子一样,地位低,所以我爷爷后来通过努力有了别的出路,还给我们立下规矩,后世子孙不得从事曲艺工作。”张志厚说。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大力挖掘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看到国家对传统文化如此重视,张志厚的父亲决定,要把评话这项技艺传下去。

      “从我四五岁起,我爸就每天给我讲各种故事。”受家庭影响,张志厚从小就很喜欢听书,只要外面有说书的,都会跑去听,晚上则在家里看《水浒》《杨家将》《隋唐演义》等祖传的古书。不仅如此,他还善于学习各地的曲艺表演艺术,如苏州弹词、扬州评话等,“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宁波评话,著名评话艺术家张少策更是我的偶像。”张志厚笑着回忆。

      1978年,张志厚考上了象山县曲艺团。进入曲艺团的第三天,接到同村老乡的表演邀请,张志厚前往位于浙江长兴县与安徽广德县交界的牛头山矿区。

      那时,矿区没有什么文娱活动,也没有电视机,矿工们下班后除了聊天基本没有其他消遣活动。张志厚一来到矿区,就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

      “那个矿区有很多我们宁波老乡,都非常喜欢听宁波评线多年,回忆起给工友们讲演宁波评话的场景,张志厚依旧历历在目。白天,工友们下矿挖煤,晚上,大家就围坐在一起听他讲评话。应大家要求,他讲演了《薛丁山征西》,每天晚上讲3个章回。在声情并茂的评话中,矿工们卸下了一天的疲惫,个个听得津津有味。

      那次,张志厚在矿区一共呆了6天。回来后,他开始走村串户,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演出,象山、奉化、鄞县、宁海等地都曾留下他的足迹。

      “一般是早春和冬天去演出的时间比较多,有时候是大队出钱,有时候就是几户人家一起凑份子。”张志厚回忆,以前在农村,弄堂和晒谷场都很常见,桌子一摆,就成了演出场地。每到演出前,家家户户就会搬着长条凳、竹椅子前来观看。张志厚清楚地记得,那时候,表演一个晚上是4元钱,一年下来,能赚两三百元。

      可好景不长,上世纪80年代,随着电视的兴起,宁波评话逐渐走向衰落。为了维持生活,上台表演前,张志厚会在旁边支个小摊,卖一些自己做的木莲冻、手工糖等。“这是我家祖传的,说书人要养家糊口,得多掌握几门手艺。”张志厚说,最不景气的时候,他还想出了免费表演的法子,通过免费表演吸引人气,这样可以多卖一些木莲冻。

      受生活所迫,1981年,张志厚离开了曲艺团,此后,他包过工程、做过生意,但内心深处,依然热爱着宁波评话。

      “说书不是只把故事说出来就行了,还要把情感和画面带给大家,让观众身临其境。”只要闲下来,张志厚就会琢磨评话技巧,为此,他还游历过很多地方。如,在讲《少林英雄》之前,他曾特意前往河南一睹少林寺的真容。讲到包拯时,为了更全面了解包公,他来到开封,沿着包公仕履、生活的足迹,对包公祠、包公湖进行了仔细观察。《射雕英雄传》里的桃花岛究竟是什么模样?为了弄清楚,他又特地去了舟山的桃花岛。

      张志厚讲评话的题材内容十分广泛,从神话传说到历史故事都有涉及,往往是亦虚亦实,虚实穿插。不过,在张志厚看来,很多故事虽然有虚构的地方,但仍要多加考证,尽量添加一些现实生活元素,这样一来,观众在听书的时候会觉得故事仿佛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会有真实感、亲近感。

      在张志厚出门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有一个本子、一支笔,不管走到哪里,看到有趣的、有意义的,他都会拿出纸笔记下来,宁波的“游六门”、塘溪镇童村的东庆桥等,都被他记录在本子里。“别看这些内容都是七零八落的,但下次讲书讲到某个场景,加上这样一句现场描写,观众一边听会一边点头。”说起自己的心得,张志厚不无得意。

      1999年,张志厚住进了宋诏桥社区大朱家新村,得知张志厚的个人经历和爱好后,大朱家村村主任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整理关于宋诏桥的历史资料,张志厚欣然接受。

      从2000年起,张志厚就致力于搜集、整理与宋诏桥有关的资料。为了弄清宋诏桥的前世今生,他多次来到民政局地名办查阅资料,又对宋诏桥周边的老人进行走访,通过一次次的比对与考证,宋诏桥的历史逐渐清晰起来。

      宋诏桥横亘于中塘河上,距今已有八百多年历史,桥身上依稀可见“宋诏桥”三个刻字,诉说着此桥不寻常的过往。相传北宋后期金兵入侵,二帝蒙难,徽宗九子小康王赵构被金兵追杀,一路落荒而逃,从周宿渡途经杨家村时,躲入这里的一座破庙,后在村姑的帮助下得以脱险。出于感恩,小康王登基后,下诏书修建此庙和一座小桥,桥名就叫“宋诏桥”。

      2008年,张志厚编写的宋诏桥资料被编入《鄞州文史》第六辑,而小康王与宋诏桥的故事也成了张志厚表演宁波评话的“保留节目”。

      历经风雨数百年,宋诏桥仍保存完好,每天迎来送往。然而,张志厚也坦言,随着老一辈的离去,年轻一辈中知道宋诏桥历史的已寥寥无几。为了让更多年轻人知晓宋诏桥,每年,他都会到社区、学校讲述宋诏桥的故事。

      如今,在宋诏桥社区,张志厚几乎家喻户晓,只要有文艺活动,社区都会邀请他上台演出。不仅如此,他每年还会受邀到各个乡镇、街道、福利中心,为当地老年人讲演宁波评话。对此,他总是乐此不疲:“退休了闲着也是闲着,只要大家有需要,我都会去。”

      在讲评话的过程中,张志厚喜欢融入一些当地特有的历史遗迹和民俗文化,在他看来,这样,不仅能让观众听得津津有味,还能让大家更加了解自己家乡的过去,增强自豪感。

      张志厚的爱人是塘溪镇人,因为这个缘故,他对塘溪镇有着较多的接触,并结识了传奇画家沙耆。张志厚回忆,当时,沙耆因为发病回到故乡沙村,生活过得非常简朴,但对于赠画却十分慷慨。他曾向沙耆讨画,沙耆二话不说就拿来了画笔。“他的绘画水平非常高,我在旁边给他磨墨,两三分钟后,他已经画好了。”张志厚记得,沙耆赠给他的其中一幅画是《猛虎下山》,他描绘的虎,充满活力且威风。

      除了沙耆,塘溪镇还走出了书法泰斗沙孟海、著名昆虫学家周尧,而童村则是著名生物学家童第周的家乡。人杰地灵、名人辈出的塘溪镇,让张志厚赞叹又自豪,为了进一步展示当地名人风采,他通过走访老一辈村民,对名人故事进行挖掘和补充。

      有一年正月里,张志厚受邀到童第周故居表演宁波评话。那次,他从童村姓氏起源讲起,讲到童第周在孩童时期受滴水穿石现象启发发奋读书、在抗日战争期间艰难做研究、学成后毅然拒绝国外优厚待遇回到祖国、直至晚年依然忘我奉献最终病倒在报告会现场,通过丰富而生动的细节描写,把童第周的一生娓娓道来。

      听后,很多村民感慨:“以前只知道童第周是从阿拉童村走出去的,但他后来怎么上学,怎么做研究,怎么报效祖国,阿拉统统不晓得。”还有村民当场竖起大拇指,感叹“阿拉塘溪不简单!”

      “这就是宁波评话的魅力,虽然没有画面,没有音乐,却总能感染人。”张志厚坦言,宁波评话虽然已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但在宁波,会讲评话的人越来越少,作为一种地方曲艺,面临着失传的境地。目前,他正在申报非遗传承人,希望能把宁波评话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近年来,垃圾分类在宁波各地全面推开,张志厚报名成为社区的一名垃圾分类志愿者。在积极守桶的同时,他还发挥所长,把垃圾分类与宁波评话相结合,编写了垃圾分类版宁波评话,通过寓教于乐的形式,向居民宣讲垃圾分类的必要性,而这,也是对宁波评话的一种推陈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