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义务红娘 >

北仑新碶街道近600家社会组织助推精神文明建设
              Դ 未知 2021-02-07


      独居老人在家中万一出现意外无人知晓怎么办?有“老年协会”天天清晨敲门问候;登山步道上游人扔下的垃圾没人清理怎么办?有“百灵鸟家庭环保登山俱乐部”每周一次上山清理;邻里之间发生了矛盾怎么办?有“和谐理事会”出面调解在新碶街道有大大小小近600个社会组织,活跃着群众文化生活,破解了社会治理难题,促进了新老北仑人融合进而推动着区域内的精神文明建设。

      2011年6月22日,新碶街道红梅社区党总支在东河路商贸一条街成立了民信支部,并组成了一支商家党员志愿者队伍。商家党员除了更好地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带动更多商户诚信经营外,还与社区独居高龄老人结对,平常会与老人聊天,定期给老人打扫房间,过年过节还给老人送去慰问品。每年老人节,商家党员志愿者会自发前往敬老院,给老人理发、打扫房间等。此外,2012年开始,红梅社区民信支部商家党员推出了“守护天使”行动,在多家商家店内设立环卫工人免费供水点,切实解决了环卫工人喝水难的问题,并多次开展给环卫工人送茶叶蛋、清凉用品等活动。葛昌富作为商家党员志愿者的其中一员,从2004年开始,至今献血总量已达2000毫升。在他的影响下,很多店员、朋友加入这支献血者队伍中。

      新碶街道还创立了专门锻炼入党积极分子的社会组织“红领之家”。“红领之家”创建于2012年5月,是一个由党员、预备党员、入党积极分子和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有能力有特长的人员组成的社会组织。截至2015年9月,“红领之家”共有注册“红领”812人,累计开展各类服务1086次,服务时间达22966小时,并从中发展预备党员320名,发展党员192名,培育党务工作者5名,推动党员志愿服务工作步入制度化、专业化、项目化和品牌化的发展轨道。为了让志愿者付出也有回报,“红领之家”设立“红领银行”,“红领”成员通过参加志愿服务获得积分,可以用积分兑换爱心券,再用爱心券“支付”被服务的费用,不仅让“红领”们感受到了“牺牲我的享受,享受我的牺牲”的深刻内涵,也吸引和感召更多的人加入到“红领”行动中来。

      学校、幼儿园门口接送孩子的车辆乱停乱放导致交通秩序混乱是很多地方遇到的难题,新碶街道也不例外。这一问题比较严重的地方在道路狭窄的仙荷幼儿园门前,每当该园放学,接送孩子的车辆便排长龙,下雨天情况就更糟糕了。2011年5月,在新碶街道紫荆社区居委会的支持下,由徐锦义等十几位退休老人组成的银发护苗志愿服务队成立了。他们穿上黄背心,戴上鸭舌帽,开始对仙荷幼儿园门前的交通进行疏导。如今,“护苗队”的志愿者已经有100多人,除了退休老人外,还有部分学生家长主动加入了志愿者队伍。每天下午3点半,志愿者会准时出现在仙荷幼儿园门口,指挥接送车辆有序停放,使该路段的交通拥堵问题得到了有效缓解。

      居民和物业公司间的矛盾,哪个小区都有,新碶街道芝兰社区也不例外,两者的矛盾曾经很尖锐。新碶街道芝兰社区15000余名居民分布在41个小区,但因前期规划、小区建设和管理等方面没能跟上发展步伐,导致出现如停车难、噪声扰民等问题。而小区物业管理企业,由于自身建设不够完善或没有执法权,对这些问题没能有效解决,导致业主与物业之间出现了一些矛盾。2007年4月,芝兰社区大胆探索,在全市率先成立了首个物业协作协商会,商讨、协调、解决小区物业管理中存在的问题。物业协作协商会的成立,建立了物业公司与业主之间的交流与沟通机制,化解了物业管理中存在的矛盾与纠纷,维护了业主和物业公司双方的合法权益。

      新碶街道芝兰社区居住着12个少数民族的同胞,共有500余人。2007年4月,在北仑区民族宗教事务局、新碶街道文化站等单位的支持下,芝兰社区成立了民族之花文艺轻骑队。该队以“展民族风情、识民族风俗、创民族和谐”为宗旨,以建设社会主义和谐文化为目标。队员们勤奋苦练、大胆创新,创编了《卓玛》《唐古拉风》等10多个优秀文艺作品,浓郁的民族风格、精湛的表演技艺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大量在北仑工作和学习的外国人渴望有一个了解、融入当地社会的窗口。针对这种情况,新碶街道牡丹社区于2001年6月创办了英语角,并邀请热心公益事业的居民蒋红担任负责人。每至周末,位于新碶街道小山公园的牡丹社区英语角,必有中外友人聚会,或父母孩子欢聚一堂,或一群青年纵情高歌。十多年来,英语角累计开展英语交流活动近千次,众多外国朋友通过这个平台了解中国民俗文化,认识了中国朋友。

      人口流动加快,如何让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对象由“固定的人员”向“流动的人员”延伸。新碶街道建立了多个以外来人员为主的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新碶街道高塘社区辖区内有本地村民7000余人,外来务工人员3万余人。以外来人员为主的沿街商户占道经营等现象成为城市管理的难题。2011年6月,高塘社区成立了高塘社区和谐商户协会,辖区近百家外来商户踊跃参与,参与率达95%。和谐商户协会的成立,将过去生硬的城市管理形式转变为和谐沟通形式,由刚性执法变为柔性劝说,减少了执法的阻力,形成良性互动机制,增进了经营户对城市管理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既形成部门对外来商户的长效服务管理机制,又让身在异乡的外来商户找到“组织”,有了“家”的感觉。

      由于拥有多个发达的融合型社会组织,很多新北仑人成了志愿者。2011年春节前,新碶街道玉兰社区60多岁的陈杏娣阿姨义务为彻夜排队购票的返乡外来工免费送“暖心粥”,成为寒冬里人们心中最温暖的一道风景线。玉兰社区居住着来自法、美、韩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籍居民400余人,有“小联合国”之称。在陈杏娣的影响下,50多名外籍居民也加入了玉兰社区“送粥奶奶”国际志愿者服务队,和当地志愿者一起开展各类志愿服务活动。

      建设“全域化高水平文明之城”,让人民群众更满意,除了需要各职能部门各司其职、勇于担责,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推动、广大群众的主动参与,引导群众在参与中迸发热情,在参与中提升素质,大力弘扬“爱心宁波尚德甬城”社会风尚,为建设“全域化高水平文明之城”提供更加良好的素质条件。群众的广泛参与,一方面离不开党委政府的组织发动,另一方面党委政府通过培育发展社会组织,并加以积极引导,为广大群众参与精神文明创建和基层社会治理搭建丰富多彩的平台,从而形成广大群众自觉主动参与的共建共享的生动局面。

      宁波市委十二届九次全会通过的《宁波市委关于创新社会治理全面加强基层基础建设的决定》中提出,要“加强社会组织服务平台建设”“加大对社会组织发展的财政扶持力度”“完善公益创投机制”“培育发展社会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可见,全市上下已经认识到了社会组织对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新碶街道更是先走一步,已经开始大力培育社会组织参与精神文明建设,通过社会组织为精神文明建设持续注入新理念、新内容、新方法、新载体、新机制,使精神文明建设充满生机与活力。(杨静雅)